针对2019年广州两会上,市政协委员严晋提出《关于加强和改进广州市急救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的建议》的提案,广州市卫健委答复称,广州正推动建立优质高效医疗服务体系,加强社会急救医疗服务体系建设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

此外,还可以制定鼓励政策,支持慈善机构、基金会、企业等社会资本参与完善公共急救设施。鼓励社会捐助,申请成立“急救慈善基金会”,按相关规定运作。又或是政府大力推行,要求学校、商场、景点等自行购买AED,财政适当奖励或支持。

关键词:培训

在2019年广州两会上,农工党广州市委员会提出《关于大力推进广州市公共急救体系建设的提案》,其中提到目前面向公众进行急救培训的机构仅有广州市红十字会,其下属3-4家培训基地,培训数量非常有限,因此建议应逐步扩大红十字培训基地的数量以及硬件建设、师资队伍建设,让公众有更多渠道和机会接受规范化的急救技能培训。

建议3 通过财政立项确保AED配置,鼓励社会资金参与完善

在2019年广东两会上,省政协委员、广东省中医院急诊科主任丁邦晗亦提出在全省主要公共场所固定配置AED。“2018年深圳要在全市配备500台AED,送都很难送出去,2019年推1000台,各个单位主动来要。”他说,近一年来,广州很多企事业单位、学校也开始配置AED,广东省中医院在全省开展了100场自救互救培训,很多人携家带口来听。

去年,明星高以翔、广东省卫健委副主任陈义平猝死的悲剧发生,引发了大众对AED(自动体外除颤仪)这一“救命神器”的关注。然而,AED在广州的“生存”却面临着数量少、认识少、培训少、资金少等困境。在2019年广州两会上,即有政协委员直指“黄金四分钟”急救生存链断裂,究其原因主要存在“三个不”:怕担责不敢救、无技术不会救、无设施不能救。

省卫健委:

AED投资大、维护保养难 可以广告位等方式 鼓励企业投资设置

然而,这一改变仍显杯水车薪。据资料显示,广州目前公共场所的AED数量不足百台。丁邦晗指出,像广州地铁目前还没有配备AED、机场也比较少,还需大力呼吁尽快在这些重要场所配备AED。在他看来,急救体系的进步需要全社会的平均发展,而不是靠一两个人的见义勇为,目前的问题还是社会的重视程度不够、公众参与程度低。

而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主任曾育辉则认为,广州在财政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可以通过以点带面,在关键场所、商业街、学校等区域先铺开AED,带动全民提升急救意识。

对此,省卫健委建议,选取广州、深圳做试点,逐步推广,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多渠道筹集资金,可通过与企业合作等方式,由企业投资设置 AED,设置机构以提供公共场所广告位等方式作为合作条件,可由AED企业提供维护保养、消耗器材服务。AED的防盗、防损工作应由设置机构负责,实行设置机构负责制。

根据以上标准,需要设置AED的数量非常庞大,目前进口AED价格较高,多在2万-3万元/台,国产AED价格在1万元/台左右,但市场占有率不高。如在所有公共场所,按标准配置AED,所需经费难以估算,且因其设置在公共场所,防盗、防损难度大,维护保养专业性要求高,后续维护保养难。

市卫健委透露称,在2019年已将《广州市社会急救医疗管理条例》纳入2020年修订计划,推进急救体系建设,增加公众参与现场急救免责条款;并加大政府财政投入,为下一步推广急救培训知识,科普急救技能,在公共场所设置AED工作做准备,全面提升医疗急救体系建设水平。

部门回应

“有这方面焦虑或担心的,一般是没有实际操作过AED设备的。”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医务室负责人李苑雯直言,一旦现场接触、使用过AED设备,就会发现其操作步骤十分简单,且有图示与语音指导。“它就是一台‘傻瓜机’”,她举例,如一开机,语音就会指导使用者解开患者衣服、在什么位置插好电极片等,然后机器会自动判断心脏情况,并指导有节奏地按压,“这种机器语音的指导反而会让施救者更安心,因为不用担心自己漏了哪个步骤,它就是一部急救‘教科书’。”

■统筹:新快报记者 沈逸云 ■采写:新快报记者 吴晓娴 何生廷 沈逸云 ■摄影:新快报记者 李小萌

在AED配置上,农工党广州市委员会认为,应强化政府调控作用,各级政府要与规划部门协商,将AED配置纳入院前医疗急救布局规划中,让急救设施逐渐成为公共场所的“标配”。至于资金这一难题,可通过多渠道筹措资金,加快推进AED配置进度,募集途径主要是政府专项出资,通过财政立项的形式,每年安排AED的购置、安装、维护及培训宣传等专项资金。

在此前采访中,有部分市民反映,与心肺复苏术相比,AED设备的使用涉及机器操作,实施急救时有一定的心理负担,怕一旦操作不当加速被救者死亡。AED普及推广时,该如何消除心理上的“使用负担”?

针对丁邦晗提出的建议,广东省卫健委表示,目前AED推广一大难点,在于投资大、维护保养难。根据突出心源性猝死救治 3-5分钟内实施AED除颤的理念,人口密集的重要公共场所,如机场、火车站、列车、客机航班、交通枢纽、体育场馆、地铁站等必须配置AED。具体来看,客机航班每机1台,机场候机楼按建筑面积每4万平方米1台;交通枢纽候车大厅、体育场馆、大型超市、大型商场按每4万平米1台或以实时每5000人流量1台配置等。

数据显示,广州主城区每年发生猝死病例约3000例。为了减少鲜活生命的骤然离去,推进急救体系建设势在必行。对此,新快报记者对政协委员、急救医生、中学校医等进行采访,他们纷纷从数量、培训、资金三方面支招提升AED在穗的推广普及。与此同时,广州市卫健委透露,《广州市社会急救医疗管理条例》将纳入2020年修订计划,除了拟加大政府财政投入推进急救体系建设外,更有望增加公众参与现场急救免责条款,破解怕担责不敢救的现状。

建议2 针对特定群体进行常态化培训,将AED列入医务室配置目录

为公共场所设置AED工作做准备

AED在穗“生存困境”如何破?委员专家从数量、培训、资金三方面支招

■华师附中教学楼内安装了AED。

从政府层面来说,他建议,要形成一个方案,涉及如何科学配置、管理和培训的问题。今年的省两会上,他准备提关于在全省建立省级院前管理急救中心,打造黄金四分钟社会急救圈的建议,做好培训、AED配置和信息沟通等方面的工作。

关键词:资金

关键词:数量

此外,政府部门应当针对公共急救培训行业发展,制定统一的行业规范,对培训机构进行统一标准的资质认证,约束行业健康发展,提高公众在突发事件中的紧急救援能力。特别是针对一些高危行业、学生群体,如地铁站台人员、教师、空乘、导游、消防人员、高校学生等,应建立常态化急救培训机制,定期接受及时、有效的急救培训,以保证遭遇突发状况时及时出手、挽救生命。

未来将加大政府财政投入

市卫健委:

在她看来,这一心理上的焦虑与担忧,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AED使用普及推广过程中,让学习者接触到真实设备、进行实践培训的必要性。“学校医务室建立,其所必须配备的医疗器械与设备是有个配置目录的。就像诊疗台、视力表等,AED是否能列入这一目录中,作为‘必备’设备?”她解释,如此规范,将进一步推进AED设备进校园,提高普及率与培训效果。

建议1 在关键场所铺开AED配备,打造黄金四分钟社会急救圈

AED外观虽小,但造价并不便宜。“很多人觉得AED投入很大,但实际上这是投入小、产出大的东西,每年通过AED救下来的人,可以省下大量的医保费用。”曾育辉表示,目前AED的价格在1万-2万元之间,但是批量生产,价格有可能降到2000-4000元之间。

上一篇:“救命神器”AED离我们有多远?五大难题亟待解决    下一篇:克洛普入主红军首次发布会:四年后应该能拿到英超冠军    

Powered by 王中王算盘三期必开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